免疫系统是相当嘈杂的,B细胞与巨嗜细胞沟通,巨嗜细胞与T细胞交流,而T细胞则与免疫系统的所有成员通讯。细胞间交谈的语言是细胞因子,包括趋化因子和生长因子在内的各种细胞因子共同介导着机体内的细胞间通讯。
    细胞分泌出的细胞因子,是能够诱导细胞增殖、生长或分化等多种生理学反应的蛋白小分子,其中包括白介素、干扰素等免疫系统调节子,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等生长因子,以及CCL2、CXCL8那样的趋化因子(趋化因子诱导细胞迁移或趋化性)。对这些小分子蛋白进行研究有多种工具,人们可以通过抗体检测、ELISA、定量RT-PCR以及生物活性实验来检测蛋白的丰度和活性。
    在这些研究中往往需要用到纯化的细胞因子,来刺激体外培养的细胞或者作为ELISA实验中的阳性对照。现在市面上有大量的细胞因子可供选择,我们可以方便地在各大供应商的网站上进行搜索。那么如何才能从中选到最适合的蛋白产品呢,以下四个方面不可忽视。
蛋白的来源
    有些蛋白需要经过翻译后修饰才具有活性,哺乳动物细胞可以提供这样的修饰,但细菌细胞往往不能。因此,在选购这类蛋白时应该特别留意产品说明书中的蛋白来源。例如,R&D公司的人TGF-beta 1蛋白是在中国仓鼠卵巢细胞中制备的,其人CCL2蛋白则是在大肠杆菌E. coli中制备的。而InvitroGen公司的重组人IL-4蛋白是在酵母中制备的。
蛋白的形式
    重组生长因子通常有两种形式:含牛血清白蛋白BSA或不含BSA(通常标有“carrier-free”),选择哪一种完全取决于实验的需要。据eBioscience公司的资料介绍,BSA是一种稳定剂,含BSA的蛋白可以作为ELISA实验中的理想标准品。而当BSA可能影响实验结果时可以采用不含BSA的蛋白,carrier-free形式的蛋白尤其适用于活体实验。
生物活性和应用
    不论买什么,选择质量放心的产品总没错。声誉好的公司会对其蛋白产品进行各种质控,以确保蛋白的品质和实验效果。他们往往会在说明书中提供蛋白纯度、内毒素含量、SDS-PAGE结果图等多种数据。 
在选择蛋白产品时生物活性也是需要考虑到的因素。举例来说,R&D公司用趋化因子CCL2处理转染了人CCR2A的BaF3小鼠pro-B细胞和培养了两日的人类单核细胞,以此衡量CCL2的趋化能力。而eBiosciences用TGF-beta 1来抑制IL-4诱导的HT-2细胞增殖,从而检测TGF-beta 1的生物活性。
    生物活性往往以units/ml或ED50(能引起50%最大反应强度的量)为单位,需要注意的是不同实验的ED50并不相同,供应商们不可能把蛋白的每种应用都一一测试全。我们需要在供应商列出的应用清单中寻找我们所需要的实验信息。 
翻查文献
    如果你要进行的实验不幸并未在供应商的应用清单中列出,这说明该公司并没有更多相关的内部实验数据。不过,我们还可以查查产品说明书中的文献列表,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已经发表过类似的应用,查文献往往能省下大量的摸索时间。